国家手语和盲文研究

国家手语和盲文研究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资料 > 文章资料 >

对手势规范化工作的几点建议

时间:2012-12-21 16:19:04 来源: 作者: 点击:0

   沈家英  

    词是语言的建筑材料,同样,手势是聋人手势语的建筑材料。但是手势只是凭借两只手的运动和身势脸部的表情,它的动作变化的花样不多,表达方式受到限制,不可能象有声语言的词那样生动确切地表达出人们缜密复杂的思想感情。如果仅仅依靠手势来作为聋人表达思想、进行交际的工具,那么这个工具是不完善的。它将使聋人的思维发展受到局限,生产经验不能很好地交流。
   然而手势也有它的优点,它比划起来简单迅速,尤其是那些模拟事物外部形态的手势,易为聋人理解,也易为他们运用。因此这种表达方式最受聋人欢迎,而在聋人群众中普遍采用。
由于手势本身存在着很大缺陷,由于我国各地现行手势很不统一,由于广大农村中的聋哑人还没有一套自成体系的手势语作为他们相互之间的交际工具,因此,手势规范化的任务就被提了出来。我们对手势进行规范化工作,目的在于改善它的表达方法,即取手势之长,再以文字的另一符号手指字母补其所短,使两者互相结合运用,构成一套接近于语言的、更加完善的聋人的手的语言——手语。规范化了的手语,将是全国聋人的共同交际工具之一。并利用这套工具,来对聋人进行扫盲。
根据手势规范化的目的,根据手势本身的特点,我对手势规范化的工作有下面几点建议:
一、应该有计划、有步骤地根据现行手势分批制订规范化的手势,而首先是订出那些为没有掌握手势语的聋人所迫切需要的手势。
    目前广大农村中的聋人绝大多数是文盲,他们既不懂文字,又没有语言。他们不仅不能与周围的健全人交谈,聋人相互之间也无法很好地交换意见。这对他们参加集体生产是一个不小的障碍。为了帮助这些聋哑人迅速地掌握语言,获得文化,制订一套切合实用的手势就成了当务之急。
    在我们语言中所运用的词藻是那么丰富,究竟应该制订哪些最基本的手势,才能符合这些聋人的交际需要呢?编写扫盲识字课本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扫盲所必须认识的有哪些字,同样,我们对待这个问题,也应该首先考虑聋人在日常生活和生产劳动中所迫切需要掌握的有哪些手势。把这些手势先订出来,再来考虑和制订那些次常用的。
    尽管统计常用手势是件相当困难的工作,我们还是应该要这样做。只有这样,我们的工作才会有计划、有步骤。否则只是根据少数几个人所接触到的事物,所想到的词藻来制订手势,订出来的手势。恐怕不能切合实际需要。纵然手势订出了不少,仍然不能解决问题。
    建筑房屋需要各种各样的材料,既要砖瓦和木料,也要钉子、砂子和石灰。要组成完整的语言,不仅需要各种标志事物名称、性质的实词(如:桌子、椅子、水、火、电、好的、坏的等),还需要连接实词的许多虚词(如:的、和、对、把、被、因为、但是、虽然等)这些虚词数量虽然不多,用途却很广。在现行的手势中缺少代表这类虚词的手势,因此手势语就显得残缺不全,不合语法。我们在进行手语规范化工作的时候,必须要考虑到分批地制订出这部分代表虚词的手势。
二、应该让手指字母与手势很好地分工合作。
    现行手势的表达方法,大致可以分为:(一)象形的,即模拟事物的外部形象,如电灯、桌子、椅子。或者模仿运用这些物体时的动作,如菜刀、剃刀、味精、步枪等。(二)寓意的(也可称为象征的),即根据词的意思来制订适当的手势,如剥削、阶级、压迫、帝国主义等。(三)表现的,即用身势脸部的表情,来表现物体的性质或者人们的心理状态,如甜的、苦的、快乐、忧愁等。(四)模拟汉字字形的,如工人、公、共产党等。(五)借用汉字字音的,如满意的“意”。
    从这些手势的表达方法来看,其中象形和表现的,与事物的本身有密切的联系,而其他几种则受词的支配。因此,我们在规范手势的时候,不妨更进一步地把手势与词结合起来。结合的方法是用手指字母的指式与手势搭配起来。譬如说,我们与其为“面粉”订出了一个专有的手势,不如把这个手势作为一切“粉”的概括的手势,在打这个手势之前,打一个M的指式,是面粉;打一个N的指式,是奶粉;打一个O的指式,是藕粉;在打这个手势之后,打一个T的指式就是粉条。又如,我们为首长的“长”制订出一个概括的手势,在打“长”手势以前,先打B的指式是部长,先打J的指式是局长,先打K的指式是科长,先打CH的手势是厂长等。象这样,用不同的指式来与同一个手势搭配,就可以分别表示出多种形态相同而质地不同的物体,以及许多职位不同、职务不同的负责人的职称。这样不但增加了手势的表达方法,扩大了它的作用,也赋与它更明确的概念。
    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到,手势的变化花样毕竟是有限制的。我们不可能为每一个词都定出一个相应的手势来。要求用手势来表示人们复杂的心理状态和许多抽象的概念,是不合理的。在这里,我们应该明确定出手势的职责,好让它与指语适当地分工。
    譬如,在汉语里有许多意义相近,但又不完全相同的词,如关心、关切、关怀;快乐、快活、愉快、高兴、欢喜;悲哀、忧伤、伤心……。对于这些意义相近的词,只需要制订一个手势,如要确切地表达这类词的时候,尽可以运用指语。另外一些抽象的概念,象道德、意志、气质;一些比较深的名词,象原子能、动力、人造卫星;一些生活中不常用到的词,如冰激凌、电话、博物馆,都可以用指语表达,而不必制订手势。至于外国国名,或是用这一国人民通用的称呼自己国家名称的手势,或是用指语,均不需另行制订手势。
三、对于那些属于不同品词的两个词,而用同一个手势来表达的时候(如:小偷——偷窃;马——骑马;花——开花;雷——打雷),应该给这个手势加注两个不同的意义。我们在聋哑学生的书面作业中,常常看到学生语句不完整,在句子中漏掉谓语动词,这些现象的产生,和受这一类手势的影响是分不开的。因此对这一类词应该有适当的说明,说明这个手势所具有的两个不同的意义在书面语中应该怎样表达。
    顺便,我想说一下:当我们利用手势来进行扫盲识字教学的时候,还应该多多注意检查,究竟聋哑人对用这些手势来表达的词的意义,理解了多少,他们对手势本身所具有的意义理解了多少。
    以上是个人对手势规范化工作的几点建议,因为对手势缺乏足够的研究,所提意见可能有不够全面的地方,尚希对手势有研究的同志指正。
《文字改革》丛刊《汉语手指字母论集》,文字改革出版社1965年1月版,第73—77页。

推荐内容

More

热点内容

More